第三十七章 离开

小说: 修仙就是要佛系嘛 作者: 包子吃糖 更新时间:2020-06-30 18:15:30 字数:2207 阅读进度:37/40

“谢谢师傅!”周韵接过符剑拿在手里看了看,说是符剑,其实就是一张符纸,不过是用特殊的兽皮制成的罢了。

“回了宗门好好修炼知道吗?”

“知道了师傅。”

“行了,以后别太跳脱,少说多做,炼丹也别荒废了。”周傅觉得周韵的性子还是太过跳脱,性子还是太冲动了。

“师傅你就放心吧,等师妹筑基了我们就回来看你。”

“不用回来,你们走了我也打算换个地方了,以后用传讯符联系就行了。”当年灵明子只说东南方,自己在这里也待的够久了,是时候换个地方了。

“那我们在宗门等师傅回来。”虽然有些疑问,但周韵并不想对师傅的事情做过多的干涉,就好像周傅虽然希望他继承他炼丹的衣钵,但也没有过多干涉他其他事情一样。

“好。”周傅笑着回了一句,又拿出刚才没弄完的玉简,挥手让周韵回去了。

第二天,附近村落能来的,愿意来的孩子都来测过灵根了,但小蓉树下比起昨天的人数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还没有测完的,还有昨天测过的孩子的父母亲人和许多无所事事的看热闹的。

来送孩子的都带着包袱,时不时的叮嘱自家孩子什么,带的包袱也有大有小,大的连能有一人高,里面被子衣服食物什么都有,不过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包袱不到十岁的孩子能不能扛得动。

小的比如站在边角的一个乞丐,除了一身衣物什么都没有。

除了这些人,还有特别录取的李双李晓一行几人,李双和李晓没什么要带的,都放在了周韵给她们的储物袋里面,另外两个男孩子,大一点的背着一个不是很大的包袱,应该只装了些换洗衣物。

小男孩儿身上挂着一个纳物袋,家里应该也是有修士的。

最后一个女孩子也没带什么,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也不和别人搭话。

中午过一点,最后一个测灵根的孩子也测完了,明轩站起来跟一边合格的孩子说了一句酉时之前在这里集合就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明轩讲完,大多数人都没动,毕竟有灵根的人也不会是大多数,该测出来的昨天就测出来了,今天统共也就六七个孩子有灵根。

今天测出来的孩子父母连忙把准备好的包袱塞到自己孩子手里,他们都不是本村的,昨天被自己村里的修士告知这里有门派收徒就直接收拾了包袱过来的。

毕竟有灵根就能去当仙长,早准备上总没错。就算没有也不过就是再把包袱带回去而已。

“几位前辈要不要先上我家休息一下,家里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村长的孙子周礼上前行了个礼问道。

“你们去吧,我还有事要找师叔商量。”楚玉开口对几个筑基弟子道。

“是。”明轩等人一听楚玉这么说也就直接跟着周礼走了。

周礼将几人带回家由他父亲和爷爷接待。他直接就溜走去找周韵了。

周韵要走之前就给他讲过了,毕竟是自己的好兄弟,不去送送真说不过去。

“周韵!”周礼直接进了周韵的院子,周家大门基本都不关的,不过来串门的真的少之又少。

“周礼,你怎么来了?”周韵听到声音直接就出来了,一眼就看到周礼站在门口。

“还问我呢,今天你不是要走了吗,作为好兄弟那不得来送送你啊。”

周韵看他两手空空的样子道:“我说你这也不像是来送别的啊,不说别的你好歹带瓶酒啊。”

“灵酒什么价你不知道?”周礼完全没有不好意思,“我人过来就不错了。”

“你少去天宝阁两回这酒钱不就有了。”作为村长的孙子,自己父亲还是个筑基修士,周礼自然是有零花钱的,不过他沉迷炼器,有点儿钱就往天宝阁跑。

要是他炼出来的能卖钱也就罢了,可他炼出来的卖给别人最多就是把自己的本钱收回来,他自己还觉得不错。

“那不行,不过嘛,虽然酒是没有了但武器还是有一把的。诺!看看。”周礼掏出一把长剑,虽然样式丑了点,但拿在手里的分量可不怎么轻。

“一如既往的丑啊!”周韵接过长剑拿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还可以。

“这可是我迄今为止做出来最好的一把了,你看看这若有若无的宝光!这已经是件宝器了好吧,光材料就花了我好多灵石了。”周礼强行解释。

“看出来了。”周韵看着刀锋上的康金精,别人用这么多康金精做出来一把上品宝器不成问题,这家伙用了这么多居然才堪堪进入宝器的行列。这把剑能有这个等级完全是靠材料堆起来的啊。

“你真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走?”周韵把剑收好,虽然不是很好看,但确实挺实用的,至少同等级武器相撞,坏的肯定不是这把。

“都说了,我的梦想是神火宗,我一定要成为最厉害的炼器宗师!”周礼不想去天元派,天元派是第一宗门没错但他属于各方面都不错但又不是顶尖的宗门。

周礼是双灵根进去也算不上拔尖,要不然就凭他和周韵的关系,想进去也不是不可以的。宗门很少收年纪大的孩子只是针对没有修炼过的人,有修为自然是另算的。

“那天你说了过后我问过楚玉师姐他们,神火宗好像不在这边招人啊。”

“不在这边啊?”周礼嘟囔了一句然后抬起头看着周韵,“你们是么时候走来着?”

“酉时啊。”这点大家都知道,周韵自然不做隐瞒直接就告诉周礼了。

“那行,我看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说完就起身往家走。

神火宗离这里还是比较远的,周礼一个小练气自然不敢独自上路,要蹭天元派的便车自然要先问过主事人了。

所以周礼一路回家就奔着自家亲爹去了,一来这两天跟天元派交涉的都是他爹和他爷爷,他爷爷虽然是村长但没修为,不好提让他搭便车;二来他爹也是个筑基,跟天元派的几位前辈更好说话。

“怎么了?”周礼他爹看他还挺着急的样子问了一句。